!
也想出现在这里? 联系我们
创意广告区块 - WordPress区块

一对情侣被杀,原以为破案在即,没想到凶手逍遥10年

01

血色夜幕

2000年,11月4日,杭州万向公园。

晚上9点16分,拱墅区警方接到群众报警,称一对年轻男女在万向公园被人割喉,公安干警立刻组织人手赶往案发现场。

当民警赶到时,120急救人员正在现场对两名受害人展开急救。

于是,民警先对现场周围进行了勘察。

他们发现,案发地距离大马路仅有几米之遥,旁边就是古新河,由于当时正值第一届西湖博览会举办期间,因此,周围的游客很多。

案发地示意图

抢救仅仅持续了10分钟,急救人员就宣布了两人死亡的消息,死因是大动脉出血导致的失血性休克。

案件性质陡然恶化。

经过初步调查,民警大致掌握了两名死者的基本信息:

男性死者,名叫左力,身高1.79米,体格健壮

女性死者,名叫金晶,身高1.59米,身形微胖

左力和金晶

警方推断,能够将这两个人在短时间内杀害,凶手至少是两个人。

由于案发时周围都是杂草,民警没有提取到有价值的足迹,而受害人身上背着的帆布包,因为比较粗糙,也没有留下有价值的指纹。

此外,凶手行凶的地点虽然临近闹市,但由于是晚上的缘故,显得相对僻静,周围也没有监控探头。

这些因素都给警方的调查增加了不小的难度。

于是,专案组决定,将侦破的方向放在了目击证人身上。

首届西博会,万向公园游人如织

离案发现场最近的是一个小男孩。

据这名小男孩陈述,当时,他看见有两个男的从案发现场的树丛中跳出来,随后,他们沿着古新河,一直往体育场的方向跑去。

另外,小男孩还表示,当时草地上发出了“嗯嗯嗯”的声音,有点像聋哑人发出的音调。

这个线索引起了民警的高度重视,如果真是聋哑人作案的话,搜寻的范围将会大大减小。

然而,当专案组汇总信息的时候,另一组负责寻找目击证人的侦查人员却带来了完全不同的线索:

一对老夫妻表示,他们曾听见其中一个犯罪嫌疑人讲了一句“走”,听口音很像是北方口音。

两个截然不同的线索让警方一时无法判断犯罪嫌疑人到底是聋哑人,还是北方口音的人。

专案组商讨案情

于是,民警转而向受害人的家人朋友征询线索。

据左力的爷爷左文友回忆,案发当晚8点51分的时候,左力还给他打过电话,这就表明,两人被杀害的时间是在8点51分之后。

而左力和金晶是同学,两人有共同的朋友圈。

据两人的其他同学回忆,当天傍晚,她们和金晶在一家西餐厅聚餐,饭后大约20:30分左右,金晶打电话让左力来接她。之后,两人便沿着武林路散步,准备在万向公园等公交车回家,没想到,没过多久,两人就遇害了。

当时,两人身上只剩下8块钱,和家人核实后得知,左力的一部手机和钱包不见了,金晶的一个项链不见。由此,警方推测,这大概率是一起抢劫杀人案。

刑侦人员拍摄的当时的画面

02

可疑的血迹

留给警方的线索只有这么多,要想破案,就必须要深入思考每一个细节。

既然有目击者看见犯罪嫌疑人沿着古新河逃离,那么,在这段逃跑的路线上肯定会留下蛛丝马迹。

果然,民警在距离案发地不足二十米的地面上发现了若干个血迹。

照片里的血迹,左半部分并不规则,右半部分呈现出相对规则的半圆形,整体来看,就好像是一颗从左往右飞的彗星。

按照常识,一滴血如果垂直滴落的话,血迹应该是类圆形的。那么,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血迹会呈现出像照片里那样的形状呢?

没错!奔跑的时候!

既然如此,我们又可以推测出,这些血迹很有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的。

但是,也有人提出不同的意见:这些血迹也有可能是从凶器上滴落的。

对此,警方给出了详细的分析:

现场遗留的若干个血迹,前后大小都一致,也就是说,每一滴血的量并没有什么变化,而且颜色也基本均衡,并没有随着距离的增加而逐渐变淡,而凶器上的血量本身就很少,如果是从凶器上滴落的血迹,一定会呈现出越来越小,越来越淡的趋势,因此,可以断定,这些血迹肯定是犯罪嫌疑人的。

之后,通过检测,证实了这些血迹并非来源于受害人。

至此,破案的第一块拼图被警方找到了。

经过检验,这些血迹属于两个人,也就是说确实是有两名嫌疑人

而就在警方准备向全市发布通告的时候,现场的刑侦人员又找到了另一条更为重要的线索:

在距离案发地30米远的护栏上,有一处血迹,这处血迹的形成和地面上的完全不一样。

这个血迹出现的位置非常奇怪。

有人认为,这应该是犯罪嫌疑人在逃跑的时候甩动胳膊,偶然滴落在护栏上的。

然而,痕迹专家却给出了不同的答复:

正常情况下,跑步甩动胳膊滴落的血迹应该呈现出前后趋势,而且滴落的位置应该在护栏的下方,可这处血迹明显是在护栏的上方,不符合常识。

随后,痕迹专家来到护栏边,做了几次模拟动作,最终得出一个结论:

犯罪嫌疑人跑到这个位置的时候,曾有过甩手的动作,而甩手的方向正是古新河!

对着古新河甩手?等等!不对!不是甩手,而是扔东西!

众人一下子醒悟过来,毫无疑问,犯罪嫌疑人扔掉的东西,肯定是凶器。

民警在河边演示甩手动作

如果能找到凶器,那么破案的成功率会大大增加。

于是,20多名民警在冬季的河水里一寸一寸地摸索着。

可要在偌大的河里捞一把凶器,无异于大海捞针。

在排查了一个星期无果后,警方决定,将河里的水抽干,然后组织更多的人手下河打捞。

河水抽干后,警方再次下河寻找

经过三天小心翼翼地摸索,民警终于在一处50厘米厚的淤泥中,找到了一把刻有“Jack”字样的尖刀。

民警第一时间将这把刀送到实验室检验,希望能从刀上发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然而,由于在河里浸泡了太长时间,刀面上被冲洗得非常干净,检验人员实在没办法从上面找到哪怕一丁点有用的东西。

怎么样才能让这把刀“开口说话”呢?

思来想去,警方决定,顺着这把刀的源头开始调查,先查刀的厂家,再查刀的卖家,最后再查刀的买家。

从河里打捞上来的凶器

这把刀的刀柄是彩色的木头,这种设计在当时并不常见。

然而,让民警更加惊讶的是,刀面上刻的“Jack ripper”其实是世界十大悬案之一的凶手,这起案件发生在英国伦敦,距离当时已经有100多年了。

难道凶手有什么特殊癖好吗?关注公众号特九组,每天推送人性案件。眼下,当务之急是找到这种刀具的生产商,于是,民警走访了义乌小商品市场。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家专门贩卖刀具的刀具店老板告诉警方,这种刀是一个外商专门定制的,当初一共定制了270把,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外商并没有来拿货,于是,厂商就库存了30把,剩余的240把流入了义乌小商品市场。

好在刀具的销售一般都有正规的监管,经过一番查找,其中231把刀具的买的身份已经得到确认,剩下的9把刀的主人下落不明。

于是,警方将侦查范围进一步缩小到了这9个人身上。

警方走访义务小商品市场

就在警方不断摸排嫌疑人的时候,犯罪嫌疑人血液的DNA理化报告也出炉了。

警方将这份报告视若珍宝。

由于当时全国并没有建立统一的血液样本库,杭州警方只能尽最大努力和全国其他地区的各类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血样进行比对。

一晃两年过去了,专案组的比对工作仍在继续,此时,河南警方传来一条消息,他们在河南抓获了一个哑巴团伙。听到这个消息,杭州警方非常兴奋,连夜驱车前往河南。

据河南警方介绍,这个团伙曾经在杭州犯过一起类似的案件,而且聋哑人的特点也符合目击证人的证词。

大家都觉得,这次破案十拿九稳了。

然而,当杭州警方将现场提取到的血液样本和哑巴团伙的血液样本比对之后,不禁大失所望,数据库仪器上显示“容差”,也就是不匹配。

胜利的曙光刚刚亮起,又再一次熄灭了。

03

山重水复,柳暗花明

案件发生后的第二年,杭州就着手建立了自己的DNA实验室,每当发现有外地的嫌疑人可能符合案件的情况的时候,警方就第一时间跑过去比对。

然而,转眼10年过去了,专门为这件案子提取的DNA样本已经上百份了,嫌疑人仍然没有任何线索,每每想到这个案子,所有办案民警都感到十分憋屈。

2010年11月2日,山东济南的警方正在处理一起普通的斗殴事件,当这名涉案人员的血液DNA样本输入全国公安系统时,一个意外的结果出现在了电脑屏幕上:无容差!

山东警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又再一次进行了比对,结果依然是“无容差”。

找到了!

济南警方立刻将这个消息传递到了杭州,杭州警方连夜带着样本来到济南。

第三次检验结束后,杭州警方已经确认了这个名叫王广斌的人就是他们苦寻了10年的凶手之一!

王广斌被捕画面

王广斌被捕后,很快就供出了另一名同伙武凯。

警方在调查了武凯的背景后,确定了武凯此时正在某小区的自己家中,考虑到武凯有武术功底,万一拒捕的话可能会引发不必要的冲突。

于是,警方让一个跟武凯熟悉的片区民警跟他打电话,用“攻心战术”让他主动开门自首。

经过10分钟的等待,门终于打开了。

开门的一瞬间,5个民警一齐将他制服,武凯也没有多做反抗,垂着头上了警车。

武凯被捕画面

2010年11月4日,距离万向公园谋杀案整整10年后,两名犯罪嫌疑人终于被捉拿归案。

这天,左力和金晶的家人在各自孩子的坟前伫足了整整5个小时,他们有太多的话想对两个孩子说了,但最想说的还是那句“安息吧!案子已经破了!”

而铁窗内的两名嫌疑人也如实交代了自己的罪行:

2000年11月,因为女朋友突然离开自己,武凯的心情十分不好,就在此时,他遇见了王广斌,两人臭味相投,决定一起去杭州散散心。

两人在杭州玩了几天,很快就把身上的钱花得一干二净,连回济南的车票都买不起了。

两人一路瞎逛,来到了万向公园,正好遇见了正在公园散步的左力和金晶,眼见四下无人,王广斌便怂恿武凯对二人进行打劫,心情本来就很压抑的武凯,脑子一热,当即表示同意。

二人本来只是想抢点钱,没想到,左力反抗得很激烈,为了避免被周围的人发现,武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刀抹在了两人的脖子上,打斗过程中,王广斌和武凯的手也受了伤。

看见左力和金晶倒地后,两人意识到闯了大祸,赶紧夺路而逃。

起初,他们一直都在关注警方的动向,因此也不太敢露面,几年过去了,眼看外面的风声小了很多,两人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王广斌开起了烧烤摊,靠着卖烧烤,娶了老婆生了孩子;而武凯则在一家公司打工,同样组建了家庭。

当两人被带到案发地指认现场的时候,武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嘴里不断说着对不起,然而,这个杀人恶魔即使把头磕破,也改变不了两条鲜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10年前这一残酷现实了。

面对记者,王广斌流着泪说道:“可怜我的孩子,再也喊不到爸爸了!”

记者则反问道:“那被你杀害的左力和金晶呢?他们的父母这10年又是怎么熬过来的?”

王广斌不再说话,只是默默地低下了头。

2011年4月21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

王广斌因犯抢劫罪,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武凯因犯抢劫罪,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农村灵异民间奇谈灵异事件细思极恐

意外车祸竟是“阿飘”找替身?不可思议的诡异巧合...

2022-6-6 3:49:08

民间奇谈灵异事件细思极恐鬼话连篇

15岁少女家中遇害,现场被“毁尸灭迹”!

2022-6-6 3:51:27

⚠️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凡侵犯本站版权等知识产权的,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邮箱【service@talkghost.com】,我们将尽快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